主页 > 知识安全 >567个包包值逾5千万 最昂贵项链640万

567个包包值逾5千万 最昂贵项链640万

归属:知识安全 日期: 2020-08-11 作者: 热度: 863℃ 236喜欢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部总监拿督阿马星今日在记者会上说,警方起获的超过1万2000件首饰珠宝中,其中包括2200枚戒指、1400条项链、2100个手环、2800对耳环、1600件胸饰及14 件冕状镶宝石头饰。

警方起获的其他奢华品包括423个总值7800万令吉的手表及234个总值37万4000令吉的太阳眼镜。


“另外,警方起获567个手提袋,它们来自37个奢华品牌,总值大约5130万令吉。”

起获的首饰中,最昂贵的是一条镶宝石的项链,估值价值达640万令吉。

阿马星说,警方起获的72个行李箱中,有25个箱内藏有金银珠宝,如戒指和钻石等首饰,种类共计1万2000件。

“我们花了16天点算,但专家只能给出这些金和宝石的材料成本,即4亿4000万令吉。若加上人工和设计费等费用,其价值或许比警方估计的还要高50%至100%,即价值可能高达8亿8000万令吉。”

“从首饰数量之庞大,便能知道为什幺警方要花这幺长的时间来估值及点算。”


至于现款,他说,警方共花了3天,在22名国家银行职员的协助下使用6架算钞机,计算其中35个行李箱内的各国货币现款(包括从纳吉私邸起获的钱),折合马币总值达1亿1670万令吉。

567个包包值逾5千万 最昂贵项链640万 媒体竞相翻拍警方提供的满箱金饰的照片。

顶级包包“Bijan”市面难求

警方起获的手提袋中,最“威水” 的当属“Bijan” 品牌的特别订制手提袋,相信我国许多富太,也没听说过这世界级名牌中的名牌。

阿马星说,“Bijan” 是一款特别订制的手提袋,价值不菲,一般很难在市场找得到,另外还有一些手提袋,有者市价达160万令吉。

一些媒体记者因没听过该名牌,于是要求阿马星重复一次该手提袋牌子的名称,还要求重新拼写。

Bijan 品牌旗下也有男士用品及香水等,根据Huffington Post,Bijan 品牌的世界名人级拥趸,包括美国前总统如奥巴马、老布什及小布什、克林顿、英国的查理斯王子、摩纳哥王子兰尼埃亲王,其他拥趸包括多名国际巨星。

阿马星说,除了“Bijan”手提袋,还有爱马仕、Prada和香奈儿等名牌手提袋,这些手提袋总共价值5130万令吉。

他说,关于手提袋,警方花了8天点算,总共有567个,分别属于37个品牌。

423枚名表总值7800万

警方起获的423枚名表,总值7800万令吉,其中最多的品牌名表是劳力士。

阿马星说,警方花了3天点算这些名表,它们的品牌超过100种,最多是劳力士,还有理察米勒。

他说,警方也从3个行李箱内,起获234个名牌太阳眼镜,总值37万4000令吉,共有34款牌子,包括范思哲和Dior。

警方是成立8个“点算组”,派出逾150名警员完成点算上个月分别在纳吉的私邸、儿女家和空置公寓单位内的上述现款、金银珠宝首饰和手提袋等证物。

阿马星说,警方分别于上个月16和17日,以调查1MDB案为由,突击吉隆坡和布城6间与纳吉有关的单位,其中2间坐落在布城,分别是纳吉的官邸和办公室,另4间则坐落在首都,其中3间是柏威年公寓内的单位,另一间是纳吉位于大使花园的私邸。

他说,警方在纳吉的办公室、私邸和官邸起获的证物并不多,因此当时已在现场进行点算。

“但在柏威年公寓起获的证物,分别有72个行李箱(内藏现款、金饰和名表等物)和284个盒子(内藏手提袋),由于数量庞大,加上该空单位内没有空调系统和桌椅,因此必须运回总部,在专家和国家银行官员的协助下进行仔细点算。”

他说,警方点算组是从5月21 日至6 月25日进行点算及估值,这包括一些首饰的设计费的分析,直至前天才结束,甚至连开斋节也无休。

567个包包值逾5千万 最昂贵项链640万 警方要传召盒子上的赠送者,以查手提袋来源。

警将传召“送包者”

由于警方起获的手提袋盒子外,有贴着 “赠送者”的资料,警方将传召“送包者”,录取口供,协助调查。

阿马星透露,警方要调查这些名贵手提袋的来源,因此,将根据起获的包包盒子上所贴的“赠送者”名字,传召有关人士录供。

“过后警方也会传召纳吉夫妇录供,助查1MDB案。”

他说,警方调查1MDB案至今,已有超过30名人士录供。

他说,今天公布的手提袋只是一部分,还有一些手提袋仍待点算,并相信警方此次起获的证物,是有史以来最多的。

他说,除了之前的搜查行动,接下来暂时不会有新一轮的行动。

“钞票没注明是巫统的”

“巫统?钞票上并没注明这些钱是巫统的。”

阿马星针对之前有巫统组织及人士声称警方于上个月17日从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纳吉私邸带走的钱,是巫统的竞选基金的一部分,这幺回应媒体的询问。

无巫统人索款

他说,至今,还没有任何巫统人士,包括纳吉本身,有到警局报案或致函警方,表示要索回该笔钱。

他说,若有任何人声称该笔钱是属于他们的或其政党的,警方将向对方录取口供,并要求提出证据。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日前在该党的官方网站发布一项文告时声称,该笔钱是巫统的竞选基金,它来自第14 届全国大选的政治献金,同时充作巫统的管理资金。

文告指称,“令人遗憾及失望的是,这些剩余的巫统竞选基金,在纳吉辞去巫统及国阵主席职后,及欲转移给巫统新的领导层的时候,被警方充公了。”

文告说,法律允许我国政党获取政治献金。

相关新闻:

逾亿现款 万件首饰 纳吉6地财物1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