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知识安全 >为何台湾没有第三势力,以心理学来说

为何台湾没有第三势力,以心理学来说

归属:知识安全 日期: 2020-05-22 作者: 热度: 883℃ 868喜欢
为何台湾没有第三势力,以心理学来说2014-03-27
我一直渴望台湾能有股第三势力,来跟现在的蓝绿抗衡,但近 20 年来有无数的尝试,却都未能成功,国民党分裂出新党、亲民党,民进党算是分裂出台联,人才和机会不是没有,但为何到了最后还是被统归至「泛蓝」和「泛绿」两派,曾经最有机会的亲民党为何还是斗不过国民党,而原本党中许多的人才,都为了胜选而一一投奔国民党,逐渐瓦解了第三个政党的影响力。当年的红衫军虽然气势磅礡,但第一仅是单纯的倒扁、第二碍于「守法」的关係,他们不敢冲撞,缺乏实质的革命精神,算是一场公民的民主派对而已,我当初也激进的身在最前线,但现在回想起来,若带头的领导者没有大破大立的决心,最多也仅是「虽败犹荣」而已。 先说三个心理学观念,第一个叫「预设值效应」(default effect),当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就不太理会其他的路,就算他们知道另一条路比较好也一样,因为人们连一小点的力气都不愿意花。有个实验寄了折价券给病人,说现在有种一模一样的药,只需你原本药的半价,只要你把同意书寄回,下个月开始就可省一半的钱,多数人没有寄,他们不是不喜欢新药或不想省钱,他们只是懒得「把同意书寄回」这个动作,纵使他们知道可以省钱。实验改变了方式,他们强迫病人做决定 (Forced Decision),直到你把同意书寄回前不再供药,这回大部分的人则选择了新药。结论就是人们倾向安于现状,如果你一定要他们改变,你必须把原路封死,让他变成T字路口,强迫他们做出选择。 第二个叫做「自我羊群效应」(self-herding effect),先说「羊群效应」,一支领头羊往山崖下冲,其他的羊就会跟着他冲;室内失火时,大家会跟着人群跑;看到大排长龙的店,自己也跑去排队,就是盲目的从众行为,纵使方向不对,你也会觉得多数群众是对的。现在把领头羊想成「以前的你」,所有你曾经做的决定都会影响你现在的决定,所谓自我羊群就是自己参考自己过去的行为,在”最初”你做这个决定的当下,你认为你已谨慎评估过,才做出正确的决定,所以”现在”的你懒得多想、懒得自省、也不想否定「曾经的自己」,但事实上,当时那个决定也许是错的,说不定就是盲从而已。 第三个叫「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假设我跟你猜拳,你赢我给你 125 元,我赢你给我 100 元,在你我胜负机率相当时,大部份人会不愿意玩,因为他们害怕损失,纵使「净值」对你来说是正的 25 元。人们会害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很难忍受「失去的风险」。有些厂商会把 loss aversion 这概念拿来行销,例如先把一套沙发送到你家,让你使用 30 天,喜欢的话 30 天后再付钱,不喜欢的话 30 天后收回,结果大部份人都会乖乖付钱,因为他们认为这沙发已经是属于他们的,若失去的话会很痛苦。 台湾为何很难有第三势力?很简单,回归到人民,因为大部分人「不想改变」、「不想否定自己」也「不想失去现有的一切」。 「不想改变」:我现在生活的很好啊,每天正常上下班,有家人小孩要照顾,「去立法院」「了解学运」「支持/反对服贸」都仅是我这条路上的”岔路”,完全对此无感,也不可能要我花力气去关心,我只想好好过我自己的生活。 「不想否定自己」:马英九很好啊,文质彬彬的一表人才,当初选他就是因为他帅,不像民进党那些人没水準,我当初既然会选他,就知道他不是坏人了,现在这幺多人反他,但当初大家不是都投给他吗,民主不就是多数人的决定吗。若你当初投给他,就要让他治国啊,现在又讨厌他,那你当初干嘛投他? 「不想失去现有的一切」:拜託各位,不要再闹了,我们的民主得来不易,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体制,现在又被一群学生破坏了,每天吵吵闹闹烦不烦啊,我原本乾净的 FB 都被洗版了,能不能赶快让事情落幕,还我们一个安静的空间好吗? 如何?有打中你吗?这就是台湾不可能有第三势力的原因,因为我们被社会、媒体、环境、朋友、和自我蒙蔽了独立思考,因为蓝绿二分法最简单,最可以互相抗衡、最可以同仇敌忾(像洋基红袜那样)、最可以操控民心,不是敌、就是我,不是我,就是敌! 台湾人请醒醒吧!台湾到底他X的还要蓝绿多久?到现在你还没觉悟吗!我们就是被「蓝绿二分法」害死的。此时不团结,更待何时? 请 reset 你的心智,仔细想想「太阳花学运」到底对台湾是好还是坏。 
决定当初势力改变蓝绿效应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