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移动人物 >沙非法移民皇委会‧沙50年发6万身份证外籍公民

沙非法移民皇委会‧沙50年发6万身份证外籍公民

归属:移动人物 日期: 2020-07-20 作者: 热度: 515℃ 268喜欢
沙非法移民皇委会‧沙50年发6万身份证外籍公民(沙巴.亚庇20日讯)沙巴非法移民皇委会週一进行第四轮的听证会,第63名证人砂拉越州国民登记局局长拿督阿布巴卡末声称,儘管沙巴和砂拉越国民登记局在同一期间成立,砂州国民登记局自1963年迄今只发出5373张身份证给外籍公民,但沙巴国民登记局在这50年内,却发出高达6万6000张。沙巴非法移民皇委会首席执行官马诺古律引导阿布巴卡末供证时,指沙巴国民登记局批准予外籍人士成为公民,并取得身份证的数据。担任砂州国民登记局局长近10年的阿布巴卡末认为,沙巴州国民登记局发出数量较多的身份证,乃因该州情况与砂州有异,地理环境也不一样。提及非法移民的课题,他指出,砂州其实也有面对非法移民的问题,但情况不严重,而经过该局多年的经验和鉴定,砂州大部份的外来移民是来自印尼边界,该州的非法移民问题并不是从沙巴州衍生。他说,砂州在1966至1980年除了使用出生纸申请身份证外,也可使用地位证书(Certificate of Status)申请身份证,但这项制度在砂州使用了14年后已停止。他指出,在砂州无法出示任何证件的人士皆被列为“无国籍人士",但该州无国籍人士数目并不多,向该局登记申请公民的只有千余人,实际数目不明。他较后被旁听的沙巴律师公会代表要求提出纠正和建议解决沙州非法移民问题时表示,沙巴四面环海,所以作为杜绝非法移民问题的长期方案,需要加强沿海防守及入境口的把关。他认为,有关当局也可考虑开放更多移民关卡,以避免外民再利用非法管道入境沙巴。另外,询及有关申请迟报生纸的问题,阿布巴卡解释,除了条规所指定的条件,砂州移民局还需要村长或长屋长老的认证,方会通过申请。他坦承,当中曾发生滥权的事件,但该局已对相关人士採取行动。山打根非法移民人数失控第66名证人的山打根市议会违章屋小组主任卡欣西拉末坦承,山打根非法移民人数太多,而且已经进入失控的地步,对山打根社会弊多于利。52岁的卡欣西拉末供证时披露,以非法移民为主的违章屋区各种社会问题滋生,包括盗水盗电、贩售冰毒、私烟及海龟蛋等。此外,违章屋区没有排污系统、垃圾堆积,造成严重环境污染问题。不过,他在回答执行官再米尔阿里宾的问题时,却指非法移民也带来一些好处,包括推动山打根经济、园坵业及发展活动。“对我而言,非法移民的存在为山打根带来30%好处及70%坏处。"他声称,山打根的非法移民人数非常多,造成山打根人口普遍增加,雇主也僱用非法移民,因他们的薪金非常低。他承认,每当山打根市议会展开取缔非法移民行动,山打根市区,尤其是沿海一带就会显得非常冷清,很多非法移民是无牌经营小生意。卡欣一而再三强调,山打根的非法移民实在太多及到了失控地步,并希望政府所设立的沙巴东部治安指挥区(ESSCOM)能减少非法移民人数及问题。政客介入获水电供应卡欣声称,根据山打根市议会进行的普查,山打根从2008年至2012年共有43个违章屋区,24个在政府地及19个在私人土地,有些本地地主把土地出租给违章屋居民。他披露,在43个违章屋区中,共有1628间违章屋及3万2095名居民,其中逾1万9000人为非公民,有些非公民与公民通婚,同住在同一违章屋内。他说,从2000年至2012年,山打根市议会共拆除5628间违章屋,住在违章屋的大马公民将被安排搬入到人民房屋发展计划的房屋,非公民则交由其他部门,如移民局处理。他表示,违章屋区基本上没有任何基本设施,只有一些违章屋区公民在政治人物的介入下,获提供水供及电供。卡欣强调,山打根市议会违章屋数据根据州选区划分,跟选举或政治无关,这主要是让相关选区的州议员注意选区的违章屋问题,并採取相关行动解决。斗湖4167违章屋斗湖县议会官员马吉巴托拉说,该县议会的普查发现,该县内25个非法屋区共建有4167间违章屋,当中3425间的屋主是本地人,491间的屋主是外来移民,同时有251间无法鉴定屋主的身份和国籍。他披露,他们每5年针对县内非法屋区进行一次普查,最近一次普查是在2009年。“在4167间违章屋,共住1万9445人,其中只有2541人是外来移民,以菲律宾和印尼人最多。"他强调,县议会没有为这些非法屋区提供水电供应,不过部份屋主却能直接透过沙巴电力有限公司申请而获得电供。另外,吧巴县议会行政官阿都赛则披露,吧巴县内之前有4个非法屋区,随着一个已被拆除后,目前只剩下3个建立在州政府土地上的非法屋区。他说,居住在该3个非法屋区共162间房屋的566人,全部都是有身份证的本地人,没有外来移民,就算居住在该处的菲律宾或印尼人,同样也有身份证。吧巴县议会在1997至2013年曾进行共4次拆除行动,共拆除24间违章屋。孩子没上学到处游蕩第69名证人兰瑙县议会助理执法官添安都希敏基隆指出,兰瑙县没有违章屋问题,但却有很多外来人,主要雇用于当地建筑及种菜业,有者则与本地人通婚。他说,虽然外来人的存在带来负面影响,例如外来人儿童喜欢讨钱,但普遍上,兰瑙的外来人问题仍然受到控制,也没有带来太多问题。兵南邦县议会助理执行官尼尔逊祖威尼斯则披露,截至今年5月,兵南邦县共有5个违章屋区,其中4个在私人土地,共有352间违章屋,其余一个在政府地,共有274间在政府地。他声称,在兵南邦违章屋的居民方面,共有2024人是公民,以及258人是为非公民,有关违章屋区带来的负面影响主要是孩子没上学,到处游蕩。不少户主持大马卡亚庇市政厅违章屋和特别任务执法主任阿米尔依占披露,亚庇市区内的违章木屋区造成许多社会问题,而且不少户主乃是大马卡持有人。根据该执法单位从2003年至2012年的人口普查,鉴定亚庇区内共有31个违章木屋区,共3781户人家,人口约2万3652人。他说,这些违章木屋区大部份是建在政府的土地,但当中也有一些是私人土地,使违章木屋的问题变得複杂,一些地区还正在申请成为村庄。他声称,儘管执法单位展开行动拆除这些非法建筑物,但对方会再重建,使他们必需多次回到原地进行拆除。阿米尔披露,执法单位在2008年共拆除1181间违章木屋、2009年1520间、2010年510间、2011年714间、2012年324间,以及今年首4个月253间。他指出,违章木屋区除了有碍市容、面对清洁问题、非法偷电偷水、没有妥善的管理等,被拆除的违章木屋往往又会在原地重建。执法员也面对住户以暴力反抗的威胁,以及恶意破坏执法车辆的轮胎等的攻击。他说,违章木屋区里都不是富有人家,在区内可见许多小孩都没有去上学,一些还在赌博,对社会造成负面的影响。受询在众多的负面问题中,是否有正面,他说:“老闆们可以请到廉价的劳工为他们工作,他们可以赚更多。"皇委会主席质疑地方政府不同政策沙巴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主席丹斯里沈立强质疑沙州各个地方政府对非法屋区各有不同的政策和对策,因此希望相关部门有统一的方式,方便日后制定应付非法屋区的对策。他是在聆听多名地方政府官员阐述他们在处理非法屋区后,认为各地方政府处理方法各异,在记录数据方面也大有不同,因此提出建议和意见将面对难有统一格式和方法的情况。不过,皇委会调查工作执行官马诺兹古律说,各地方政府因本身制定的地方法令各有不同,在执行时肯定会有所不同。他强调,他们传召地方政府官员的目的,主要是专注在了解居住在非法屋区的外来移民,造成当地人口增加和社会问题。‧2013.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