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移动人物 >老人车祸昏迷十年,被他收养的残疾男孩照料,醒来才发现「男孩身

老人车祸昏迷十年,被他收养的残疾男孩照料,醒来才发现「男孩身

归属:移动人物 日期: 2020-07-31 作者: 热度: 623℃ 704喜欢

一扇面目沧桑的土坯墙、一个老式电视机和一些陈旧的不能用的「家具」,映入了张存华老人的眼帘。他的头有些沉闷,脑海中残留着的碎片还不能构成一副完整的画面,他觉得自己似乎还被一场梦魇缠绕着。

正在这时,一个腿有残疾的大男孩拄着拐杖进来了。老人朝他挥了挥手,男孩手里的东西突然掉在地上,泪水顿时汹涌而出。

老人住在平康县一个普通的山村,十年前他开着拖拉机拉着一车柴火,却在盘山公路的转弯处,和一辆迎面而来的货车相撞。老人连同拖拉机滚下了山崖,虽然老人侥倖捡回一条性命,但却一直昏迷不醒,没想到十年后竟发生了奇迹……

老人车祸昏迷十年,被他收养的残疾男孩照料,醒来才发现「男孩身

老人的媳妇给了生了两个女儿,但在生小女儿后,就患上了重病。老人一直有些遗憾,媳妇没有给他生一个儿子。不过,老天垂怜,44岁那年,他在山上砍柴的时候,遇到被人丢弃的男孩。男孩还不到一岁,当时他可乐坏了,连忙抱回家,可在给孩子洗澡的时候,他才发现孩子一条腿有问题,他就带着孩子去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孩子是天生腿畸形治不好。

虽然觉得有些遗憾,老人觉得毕竟是个男孩,就留在家中抚养。这孩子虽然腿有残疾,却从小听话,深受老人的喜欢。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后,老伴旧疾重发,离开人世。

虽然家境不怎幺好,但老人却一直支持男孩读书,后来还考上了某重点高中,可就在男孩高中一年级下学期时,老人出了车祸,男孩不得不辍学回家。

交通警察处理那起事故时,判定老人负主要责任,因而最终拿到的赔偿费并不多。老人在医院住了一年多,依然昏迷不醒,赔偿费也用完了,老人的两个女儿见状,就商量着是否放弃治疗,男孩却坚持不能放弃,他说他可以照顾老人一辈子。又住了半年,老人情况依然没有好转,也没有钱再支付治疗费用,男孩就让两个姐姐帮忙,把老人送回到家中。

为了照顾好老人,男孩翻阅大量的医学书、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去学习如何护理老人,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对学医特别有兴趣。恰逢村医年龄大了,村支书考虑到男孩家中的实际情况,有意培养男孩接手村医,并让男孩参加医疗培训。

男孩在照顾好老人之余,不仅获得医学本科文凭,还考取得了执业医师证,顺利接手了村医,这为他治好老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和提供了便利。

老人车祸昏迷十年,被他收养的残疾男孩照料,醒来才发现「男孩身

功夫不负有心人,男孩凭着自己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对老人的一片真情,终于让昏睡了十年的老人奇迹般苏醒。省市几家大医院,纷纷向男孩投来橄榄枝,希望男孩去他们那里工作,但男孩谢绝了他们的盛情邀请。

男孩不会忘记,当年他带着老人回到山村时,是村里人经常救济他和老人,后来有低保政策,村支书首先把他们家纳入了低保户,更别提后来让他上医训班、当村医的事情了。他幸运的遇到了老人,又非常庆幸有一帮爱护他的朴实村民,自己有今天,离不开乡亲乡邻们对他的关照,因而他决定要一辈子留在山里,为乡亲们服务。

一些媒体闻讯,纷纷前来採访,男孩却拒绝接受採访,甚至公开声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访,他只想默默的做事儿,服务乡亲。后来省电视台通过多方部门给男孩做工作,他才答应配合省电视台做了一期专访。

节目播放后,有一对夫妇突然光临老人的寒舍,在和老人的閑聊中,他们初步断定,男孩极有可能是他们20多年前,被人偷走的儿子,因为最明显的特徵除了男孩腿有残疾外,右胳膊上有一块明显的红色胎记。他们这幺说,老人就猜测,男孩应该是被人偷走準备贩卖时,发现男孩有残疾而卖不出去,这才狠心的把孩子丢在了山上。后来,通过DNA鑒定,也确定男孩正是这对夫妇的孩子。

老人车祸昏迷十年,被他收养的残疾男孩照料,醒来才发现「男孩身

能够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男孩也非常高兴。然而,接下来让老人不敢相信的是,男孩的父亲竟是某市副市长,他隐隐担忧这对夫妇要带男孩离开,果然,没过多久,那对夫妇又来了,他们跟老人说带儿子走出大山,他们给他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儘管老人心里捨不得,但他理解当父母的心情,也就默默地点了点头,毕竟自己昏迷十年中,是男孩的不离不弃,让他重获新生,如今好机会摆在面前,他岂能拖孩子的后腿?见老人答应得很爽快,那名副市长夫人当即拿出一张银行卡,说是对老人多年关照的感谢,以后孩子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不会忘记他的恩情。

老人说自己一个快入土的人,又有村里的低保,要钱没有用,也就婉言拒绝了。正在推让间,儿子从村诊所回来了,母亲就说出了他们的想法,没想到男孩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任凭母亲如何劝说,他还是那句话,自己被老人和乡亲们养大的,他要赡养老人,回报乡亲。

听男孩这幺讲,那位副市长也能理解,拍着儿子的肩膀,如有所悟的说,孩子,你是好样的!男孩的母亲,却哭成了泪人。老人几度哽咽,摘下他用了多年的廉价老花镜,抹起了眼泪,那副原本破裂的镜片也就犹如生活一样斑驳陆离起来。